秋山

决不愿做孤岛
慎独。
头像是某种光
@Vanit负责吐露只言片语,鶴且由它去罢。

【詹瑟】烟灰与酒玻璃

来自 @K-D1058 的点梗。

希望写出了赛博朋克的感觉orz

预计三章?


Side a

  詹姆·兰尼斯特在他栖身的公寓中醒来时,是六点零六分。狭小的公寓里照常飘着水煮花椰菜的气味,天光黯淡地点缀在小窗的四角。排风扇的四叶缓慢旋转。他做的第一件事,是把他的黄铜右手套在空悬的袖管内,然后双手一撑,坐起身来。

  刷牙的时候,他发现胡茬触手生涩。又该刮了。这个念头消逝的时候,他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。镜中那人看起来稍显憔悴,大概是因为没睡好。又或者是因为昨晚那个梦。

  他其实鲜少做梦。镜中人不动了。他们四目相对。詹姆·兰尼斯特盯着...

2018-10-14

100fo点梗

cp:福艾 詹瑟 詹美 提珊 

all艾or兰尼斯特日常也可以试试看

天海角色水仙 我 我也能试试看 只要我看过这两个角色……还有梶山胜利X真壁有希子(只要 有人吃)

希望点梗能给出大概的故事走向情节

#又是一年复健时(。

失去写作热情 尝试重燃(。

抱歉占tag啦

2018-10-06


是詹瑟本cp了

简直不能再真实

彼此折磨是他们,满怀爱的恶意是他们。

人言可畏也是他们。从小时候到最遥远的未来都是这样。流言蜚语从雕塑的石色双唇传播到街头巷尾,流淌在魔山击碎的躯体里。

更别提散落一地的烟灰。那种缓慢燃烧的希望和绝望这样集中明灭。

2018-10-01

正式地吹一波海

本文又名《女王的教室》观后激情吹海 excited

犹豫了一会儿究竟要不要发在小号……最后还是觉得不够正式,虽然也不必有仪式感毕竟我天天都在吹海(。

每一次看天海祐希的剧,都会觉得这个坑入得更深了出不去了。2005年她的少年气。在《教室》正片结尾的时候总是扬起眉,和大家道谢。她阿久津的平静严厉松弛下来,天海祐希的扬眉,天海祐希的有礼貌和微笑。那个慢动作啊(倒地。疏朗的。想了一会儿不知道该用什么比喻,似乎截图也不能把握那个十分微妙的美丽的瞬间。2005年的海就如此优秀了(哭泣)SP2里面那个富有梦想与热情的青涩的阿久津,稍微带点脆弱决绝的马尾造型;或者正片里高领黑衣的恶魔形象,盘发,皮鞋重重...

2018-09-17

一个名叫黑地的地方,那里生活着影子和他们的主人。

2018-06-23

“Venus is the planetary equivalent of the girl your mother warned you about. It’s stunningly beautiful on the outside: the brightest object in the sky outside the Sun and the Moon, a glimmering jewel which has captivated astronomers for centuries. And as a virtual twin of our own planet in size and...

2018-05-28

一份写手问卷

来自 @Melusina 的点名。旋转跳跃。感谢太太。超!开!心!

1. 最擅长的写法/梗是什么?回答并试写一小段(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)

最擅长的写法大概是大段心理描写,有评价说读起来像是“意识流”……?但其实还是用心理描写来煽情这样。除此之外似乎是穿插回忆。总之一切为了煽情(拍死

但其实我情节特别弱(。

宇宙维持永恒的阒寂,她枯坐在此,相对无言。地球的历法在飞船穿梭中似已永远被抛在脑后,瑟曦·兰尼斯特清楚,若不能勘探另一处星球核内的金矿,地球将化为一个母星的传说。詹姆,弥赛菈和托曼,她金色的日子和银亮的夜晚,甚至她的亡夫拜拉席恩,皆...

2018-05-26

Oasis

10min极限速码

9:17

剧情大概是现代,四个人一起去海边度假。(

      提利昂静默地窥视。他把望远镜抵在眼前,那一圈冰凉的金属围就他的眼轮。他去看天空,知道龙只会在比诗还遥远的地方出现,故而不再期待炽热烈焰。他去看海,它喧闹起伏,向下深潜,也许会有亚特兰蒂斯被遗忘的楼宇。紧接着他就去看人:姐姐就在不远处,藏在大阳伞的阴影里,雪色小腿沾了海水,有异样的洁净。他看见她的帽边,很宽,足够应付那些狗仔队。瑟曦旁边就是詹姆,戴着墨镜,躺在阳光下。他的金发那样明亮。他注意到他们的手几乎要靠在一起,却留有一道罅隙让光...

2018-05-20

【詹瑟】死亡是个循环小数(7)

传送门:1 2 3 4 5 6

附上一个我想配的BGM:The Coast No Man Can Tell

终章 Golden twins

  黎明在荒野某处成形,在黑蓝夜空中起初显得极其微弱。天空泛白并非一蹴而就,但瑟曦却仅能在一个时刻突然意识到黑暗又是怎样成倍地退去。很快,她向自己保证,很快人们就只会见到光明。她这样想着,坦然地披衣独立。这是她获得攸伦·格雷乔伊舰队的第五天,今夜向铁民大敞的城门便将关闭,明日黎明时分,君临的火光将映亮维斯特洛大陆的每一角。

  人们将怎么称呼明早?维斯特洛的黎明,她想,歌手们会这么唱的...

2018-05-13

【詹瑟】死亡是个循环小数(6)

仍不是终章 我大概还会再写一章……吧。

传送门:1 2 3 4 5 7

詹姆

  任谁和詹姆·兰尼斯特擦身而过都不会认出那是他本人,歌谣里(如果真的有人为他歌唱)他该有明亮的金发和碧眼,而不应像现在这样,连胡子里都散落北境的雪色。他镇日晃荡并非没有事做,如果他愿意,自可以承接下那些繁琐政事,征战之请,甚至可以为瑟曦料理日渐临近的婚事。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,他刻意回避御前会议,犹如当时初到丹妮莉丝·坦格利安的麾下。

  现在,他正步行穿过重重叫卖的集市,徒劳寻找不再存在的圣堂。多么巧合,当他在...

2018-05-01

【詹瑟】死亡是个循环小数(5)

大概还有一章吧orz

加粗代表人物心中的思考或语言。

传送门:1 2 3 4 6 7

詹姆

  詹姆骑着马,依稀记得这还是离开君临时所走的路。这是一个平静的下午,天空像月白色的幕布,裹在穹顶之上,光苍白地散下来。一切都是他所熟悉的旧景,仿佛只需要闭上眼睛,回忆就可以再度在世界剧场上演。

  然而秋天也好,夏天也罢,休提春天,这些明亮的回忆都死在了严冬里。他的记忆里满是布兰坐在轮椅里,车轮轧在雪上,发出吱呀的破碎声响。

  又或者是提利昂,胸口别着“女王之手”的纹章,双手空空如也。他自己找了张软椅坐下,摆出嘲弄的神情,但眼...

2018-04-21
1 / 6

© 秋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